2019全新上线 防诈骗系统重磅开启

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人被依法刑事拘留

栏目: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:2019-01-07 09:41

从“权健事件”等联合调查组获悉,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  2019年1月1日,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。1月2日,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。截至1月7日,已对束某某(男,51岁,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)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,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。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。

  相关新闻:

  同乡起底权健束昱辉:没上大学 曾因赌博破窗逃跑

  权健横跨保健品、医疗、化妆品、金融、体育、房地产多个行业商业帝国的构建,在束昱辉的家乡江苏可见一斑。而当地人称不会成为权健会员,但他们又受益于权健,不希望它倒闭。

  文 | 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李秀芝

  黄色圆圈,内含 “H”状字母。在江苏盐城大丰区新丰镇裕北村,这是一处引人注目的风景。它代表的含义是,直升飞机的停机坪。降落于此的,还是私人直升飞机。

  直升飞机和它的主人束昱辉都不在家。停机坪旁边的独栋别墅里,大门紧锁。当地多位村民表示,束昱辉常年不在家的情况,有20多年了。束的父亲去世已久,母亲年近80,也很少住在这里。

  与这份平静形成对比的是,束昱辉和他缔造的权健帝国,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礼拜,被自媒体丁香园的文章《百亿保健帝国权健,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》,再次送上了风口浪尖,并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12月28日,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继天津权健总部的暗访后,来到了江苏省盐城市进行实地调查,这里不仅是束昱辉的老家,更是权健华东总部所在地。

  尽管束昱辉编造了不少谎言,但他在当地的口碑不坏。“他为人还可以,架子不怎么摆,一般看到熟悉的人会笑笑”,上述村民透露,束昱辉还给裕北村修了好几条路。村里也有20多人在权健江苏公司上班。有人负责权健的建筑工程项目,有人则在那里种种花草等。

  摇身一变,他坐直升飞机回来了

  根据在权健会员中广为传阅的《生命的代价|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》一书描述,束昱辉199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,在北京的一家政府机构工作了一年多,经朋友建议转战天津后,一边做着医药杂志的采编事宜,一边揣摩民间大师的治病秘方,最终研发秘方成功,缔造出权健这家保健帝国。

  但盐城当地村民对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“束昱辉这个人很会包装自己,他(的学历)只有高中毕业,还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高利贷,半夜跑掉了”。

  “他高中毕业还是初中毕业,我们不知道,反正大学肯定没上过。清华大学?绝对没有。”上述村民也提到,在裕北村,只有一位上过北京大学的村民,还是文革期间被推荐就读的,到现在有六七十岁了。

  村民们了解到的其他情况与自称“束昱辉朋友的朋友”的人士所述大致吻合:束昱辉原名束必和,原来是当地工厂的电工,一次在村里聚众赌博,被人举报。派出所来人清查后,束昱辉破窗而逃。“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之后长时间没有回来”。

  直到2014年9月的一个傍晚,一架直升机在盐城大丰市区上空盘旋几圈后,降落在大丰和平饭店门口。人们才知道,当年半夜逃跑的束必和,已经摇身一变,改名束昱辉,并成为了权健公司的老板,专门从天津坐直升飞机回老家过中秋节。

  江苏本地媒体《现代快报》报道了此事:直升机外观呈白色,螺旋桨有4个叶片组成,机身长约14米,宽3米左右,机身上写着“权健”和“束昱辉医院投资”几个大字,尾部标有“B-7786”的字号,机内有两排座位,可以坐5个人。束昱辉的好友徐先生还向该记者介绍,直升机是2014年年初从意大利购买的,价值7000万元人民币,驾驶员也是聘请的意大利人。

  网易财经则曾援引一位在2000年前后与束昱辉有过生意往来的佟姓商人的消息称,“束昱辉在成立权健集团之前,曾在天狮集团做过一段时间。2000年后,开始自己做生意”。

  天狮集团也是一家总部位于天津,发迹于保健品直销的公司。官网显示,天狮集团创建于1995年,如今成为一家横跨生物科技、健康管理、酒店旅游、教育培训、电子商务、国际贸易、金融投资等诸多领域的跨国企业集团。天津武清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向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天狮以前的名气很大,但或由于家族内部的争端,近年来的发展并不景气,这给了权健后来居上的机会。

  权健并非束昱辉的首次创业。工商信息查询工具企查查显示,“束必和”名下有2家公司:天津市盛鹏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市盛华商务联盟经营有限公司,二者均注册于2000年,如今均已被吊销。

  2004年,改名后的“束昱辉”和其子束长京注册成立了天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由此开启了他们在保健品行业的从业之路。

  权健建起了自己的肿瘤医院,还一度目标宏大

  权健高举自然医学大旗,不仅体现在公司名称中。

  《生命的代价》还提到,权健发家于天津市区的某个小作坊,束昱辉和老大爷们组成火龙液秘方的生产三人组。“他们全天24小时不停地人力倒班。经过一次次的秘方试剂调配与无数次推翻与再调配,终于在2004年的某一天,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诞生了。这是一种以通经活络、祛风止痛、活血化瘀,可调理人体血脉、呼吸、神经等系统的神奇秘方产品”。

  诸如此类对症于各类疑难杂症的中药秘方,权健宣称自己有600余副。

  在上述丁香园的文章中,患癌女童周洋的父亲周二力被一位权健的联络人告知,服用权健“抗癌药”期间,不要让周洋吃西药,也不要化疗。似乎权健公司认为,他们的神药和秘方,比医院的治疗更管用(虽然事实是,服用权健“抗癌药”两个多月后,周洋病情恶化,最终去世)。

  矛盾的是,权健建起了自己的肿瘤医院,还一度目标宏大。

 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获得的一份《懒人计划之新人起步》称,权健自2013年起,将相继在华南、华东、华北、西南、西北、东北六大区域分别动工建设集体检、治疗、康复、临终关怀功能于一身的肿瘤医疗机构,它们的建筑总面积不小于20万平米,将具“世界特大规模”。

  不过,权健集团天津总部展示了其产业矩阵,仅拥有3家肿瘤医院:江苏权健肿瘤医院、天津权健肿瘤医院、以及筹建中的辽宁权健肿瘤医院。